网站地图
所在位置:首页 > 要闻 > 四川 > 正文

“廉洁四川”电视节目第322期《知法执法 岂能违法》

发布时间:2021-04-24 02:34:33      来源:“廉洁四川”网站       
摘要:“廉洁四川”电视节目推出第322期《知法执法 岂能违法》,欢迎收看。

\

点击观看视频

主持人:

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廉洁四川》栏目。

法槌代表着公平与正义,警服意味着责任与奉献。但有个别执法者三观不正,为了谋取个人私利,不惜知法犯法。本期节目,就为您披露发生在绵阳市安州区和广元市昭化区的两起典型案例。第一起案件的主角,是绵阳市安州区人民法院原副院长骆志军。从一名法院副院长沦为严重违纪违法的“被告人”,他的堕落轨迹不能不发人深省。

【采访】绵阳市安州区人民法院原副院长 骆志军:我叫骆志军,今年54岁,在安县法院工作已经32年了。

【正文】骆志军,出生于安州区秀水镇的一个村庄,经过自己的努力,从绵阳一所中专学校毕业后,分配到法院系统工作。

【采访】绵阳市安州区人民法院原副院长 骆志军:我参加工作以后,(父母)也经常给我说,要走正道,也告诉我,不能偏向这个,不能偏向那个。

刚参加工作时,骆志军谨记父母教诲,廉洁从政、勤奋工作。但随着职务的不断提升,他所谓的“朋友”越来越多,吃喝应酬也越来越多。

【采访】绵阳市安州区人民法院原副院长 骆志军:中介机构,一些律师和破产案子的管理人,以过节、拜年的名义就给我送好处费。

2015年5月,安州区人民法院民事裁定某房地产有限公司破产重整。骆志军作为副院长,负责分管此案。在破产重整项目开启前,绵阳一公司副总经理薛某找到骆志军,请他帮忙从破产重整中获得工程。

【采访】绵阳市梓潼县监委委员 张毅:薛某找到骆志军,希望骆志军从中协调,拿到高低压配电工程,骆志军当场答应。

在骆志军的协调下,薛某所在的公司顺利拿下项目。为表示感谢,2018年初,薛某到骆志军办公室,送上现金5万元。随着工程进展到后期,薛某再次找到骆志军,希望能尽快拿到工程款。这一次,骆志军又收到了3万元感谢费。

除了两次收受薛某感谢费,骆志军更是在案中“一鸡三吃”,为涉黑人员刘强打招呼办事情。2014年,刘强在一个饭局上结识了骆志军。饭局以后,刘强经常宴请骆志军,并不时给他送上烟酒礼物。

【采访】绵阳市安州区纪委监委工作人员 钟硕:刘强与骆志军以叔侄相称,喊的骆伯,可想他们的关系之紧密。

没有亲戚关系的两人以叔侄相称,刘强的付出并非无缘无故。在上述房地产有限公司破产重整案中,刘强正好是混凝土材料供应商。为尽快拿到工程款,他找到骆志军帮忙。骆志军亲自给破产管理人陈某打招呼,催促款项尽快结清。

【采访】绵阳市安州区人民法院原副院长 骆志军:有一次我在茶楼上碰到陈某,给陈某打了个招呼,陈某说晓得了。后面陈某就跟刘强就把欠的商砼(混凝土)款的手续具备了。

调查查明,2016年至2020年间,骆志军利用担任安州区人民法院党组成员、副院长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他人所送现金共计46.5万元。

除与一些公司老板、企业主有不正当的经济往来外,骆志军还想方设法通过放贷获利。据调查,2011年到2017年间,骆志军先后9次将自己积蓄、银行贷款、朋友资金等借给自己的服务对象,并收取高额利息,从中获利共计112.2万元。

【采访】绵阳市安州区人民法院原副院长 骆志军:过去自己身穿法袍,走向法台,手握法槌,审判他人。明天自己将面临被他人审判,自己也作为犯罪嫌疑人,心情真正的很沉重。

2020年12月23日,梓潼县人民法院以受贿罪判处骆志军有期徒刑两年,并处罚金20万元。涉案款物予以没收,上缴国库。

主持人:

骆志军身披法袍,本应维护公平正义,但是他却执法犯法、以案敛财,甚至通过私下放贷来获利,最后落得身败名裂。在广元市昭化区公安分局交警大队车管所原辅警赵芯蕊的身上,却发生了正好相反的故事——借贷,而且是网络高利贷。2020年7月14日,赵芯蕊在区公安分局督察大队大队长的陪同下,主动来到昭化区纪委监委,交待了自己挪用公款的违纪违法行为。

【正文】赵芯蕊投案时只有33岁。2008年2月至2020年3月,她在广元市公安局昭化区分局交通管理大队车辆管理所从事查验岗等工作。2015年,因家庭支出较大,她从网络平台上借了第一笔3000元的贷款,扣除利息后,实际到账仅有1800元。赵芯蕊不仅没有意识到其中的问题,反以“家庭经济压力大”为由,多次网络贷款。

由于没有还款能力,每到还款日,赵芯蕊都不得不用另外一个网贷归还上一个网贷,过着“拆东墙补西墙”的日子。

【同期声】广元市公安局昭化区分局交通管理大队原辅警 赵芯蕊:大大小小的有三十几个(平台),差不多有十六七万。本金就是这么多,还不算还利息的。

2018年10月,赵芯蕊兼任收费岗工作,负责收取和保管行政事业规费,并在每月底将规费向省财政专户解缴。此时,网贷平台开始打击平台间的“倒钱”行为,赵芯蕊的生活越来越捉襟见肘。面对沉重的还贷压力,她忍不住向公款伸出了黑手。

【同期声】广元市公安局昭化区分局交通管理大队原辅警 赵芯蕊:当时由于我又在收钱,每天的钱又在我那里,脑袋里就出现了这个邪念,然后就挪用了。

2019年3月,赵芯蕊第一次挪用公款的数额就达5万多元。原本,她打算在月底解缴规费前补齐,但真到了当月底,赵芯蕊想尽办法都筹钱未果。当她发现规费可以年终一次性缴纳后,又抱着年底一起缴清就没有问题的心态,更加肆无忌惮,多次将当天收取的规费存入自己名下。短短9个月,她就挪用公款近50万元。

赵芯蕊的开销为何如此之大?查看她的资金流水发现,赵芯蕊家庭正常支出的背后,还有她长期热衷于做美甲、买美瞳、买衣服等个人消费,有时连续几个周末都要去做美甲,每次消费数百元不等,有时一天的花费就达7000元。

【采访】广元市昭化区纪委监委工作人员 张人和:赵芯蕊将挪用的公款,其中一部分用作了自己的日常开支,主要是用在了美瞳、美甲和购买随身衣物等方面,共计接近20万元。

那么,赵芯蕊为何要追求不符合个人经济能力的物质生活?答案是,心理失衡。

【同期声】广元市公安局昭化区分局交通管理大队原辅警 赵芯蕊:我身边有一个朋友,她可以每个月去买衣服,花几千块钱上万,她的钱花完过后,她男朋友就会给她拿,会让自己变得(羡慕她),也多多少少会有影响。那个时候心理感觉有点扭曲了。

心魔作祟,赵芯蕊每天都要习惯性地进行消费。几年下来,她身上的债务从未还清,欠账还越来越多。

【同期声】广元市公安局昭化区分局交通管理大队原辅警 赵芯蕊:就是图当时寻找一种自我安慰,用钱去打发自己所有对生活各方面的不平衡。

2020年1月,因无力归还挪用资金,赵芯蕊用各种理由不到岗工作。但纸终究包不住火,她最后只有投案自首。2020年1月至4月,在家人朋友和原单位领导的帮助下,赵芯蕊将挪用的公款陆续进行了退还。2020年11月,广元市昭化区人民法院以挪用公款罪,判处赵芯蕊有期徒刑1年6个月,缓刑2年。

在对赵芯蕊进行监察调查期间,昭化区纪委监委机关还启动了“一案双查”。因落实全面从严治党主体责任不力,当地3名领导干部被追责。

【采访】广元市昭化区监委委员 秦宏:赵芯蕊挪用公款案充分暴露出我们重点岗位、关键领域监督管理缺位。监督管理一旦缺失,我们的干部,他的防线就会失守。所以说,“宽松软”只会害了我们的干部,严管和约束才是对我们干部的最大保护。

主持人:

心中高悬法纪明镜,手中紧握法纪戒尺。今天的两起案例中,犯案人员都因缺乏对法纪的敬畏之心,错误地自我放逐,最后葬送了自由与前程。当前,全省政法队伍教育整顿已进入查纠整改环节,各级政法机关要聚焦身边反面典型案例,教育引导政法干部锁紧“风纪扣”,筑牢“安全阀”,做实以案为鉴、以案促改、以案促治。各级纪检监察机关要保持惩治执法司法腐败的高压态势,全力推动新时代政法战线刮骨疗毒、激浊扬清,切实维护政法队伍肌体健康,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件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

好,今天的节目就是这样,感谢收看,下期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