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所在位置:首页 > 要闻关注 > 四川 > 正文

“廉洁四川”电视节目第233期《国企之蠹》

发布时间:2019-08-13 14:00:10      来源:“廉洁四川”网站       
摘要:“廉洁四川”电视节目推出第233期《国企之蠹》,欢迎观看。

\

点击观看视频

主持人:

你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廉洁四川》栏目。

在巴中市有这样一名领导干部,他把国企当私企,唯我独尊;视公款为私款,予取予求;拿项目作交易,权钱相授。他在短短19个月内,就贪污受贿1400余万元。他就是巴中秦鼎实业有限公司原党支部书记、董事长兼总经理郭森。其以日均贪腐两万多的速度,把自己送进了万劫不复的深渊,也让公司的发展受到重创,这也是巴中撤地设市以来查处的国企第一大案。

【正文】2018年10月25日,郭森涉嫌贪污、受贿、挪用公款一案在巴中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公开审理。

【同期】巴中秦鼎实业有限公司原董事长兼总经理 郭森:我的犯罪事实是清楚的,给社会带来了严重的负面影响,给家庭带来了严重的伤害。

郭森,1976年1月生,大学本科学历。1998年7月参加工作,1997年11月入党。曾先后担任巴中市土地勘测规划设计队队长、巴中市国土空间利用研究中心主任等职务。2016年1月,调任巴中市新成立的国有公司秦鼎实业有限公司党支部书记、董事长兼总经理。

巴中秦鼎实业有限公司2016年2月注册成立,注册资本2.68亿元人民币。公司下设建筑安装、勘测规划设计、商贸服务3家全资子公司。到任秦鼎公司之后,骤然间的大权独揽很快让郭森在权力中迷失了方向。

【采访】巴中秦鼎实业有限公司原董事长兼总经理 郭森:(我)秦鼎公司董事长、支部书记、总经理一肩挑。因为在权力制衡这方面没有形成好的规章制度,没有监事会,下面的副手又没有配齐。换句话说就是一手遮天,很多东西如果不满我的意,我可以否掉,如果我要想去办哪件事,就轻而易举。

外部监督乏力,内部权力集中,久而久之,郭森自然把公司当成了“家天下”。

【采访】巴中秦鼎实业有限公司职工:在公司里基本上就是郭森一个人说了算,“三重一大”等重大决策从来不征求大家的意见,一切重要岗位基本上安排亲戚亲信担任。比如下属子公司总经理,就是他的妻侄儿担任的,综合部副经理就是他的驾驶员。大家都晓得,这些人是为他一个人服务的。

不仅如此,郭森把“八项规定”精神当儿戏,视财务管理制度为“牛栏”,肆意用公款处理违规开支,随意发放津补贴和奖金。

【采访】巴中市纪委监委工作人员 王屏:秦鼎公司发奖金也是他郭森一个人说了算。自己得大头,其他人喜欢给多少就给多少,少则几万,多则十几万。

郭森作为公司主要领导,本应廉洁履职抓发展,然而他却伙同亲信抱团腐败,严重污染了公司政治生态。

【采访】巴中秦鼎建安公司原负责人 何峰:要求我们在给秦鼎公司合作的企业当中,在拨款,应该给企业拨付的工程款中,借回了一部分资金来处理秦鼎公司开支的一些酒水或者其他一些支出费用。

【采访】巴中秦鼎商贸公司原负责人 王凤林:在郭森的授意下,(我)帮着跑路、办事,转送别人给他送的钱财,就是钱,还有就是支使我办一些违法违纪的事情。

在郭森的“三观”里,身为国企董事长,当然可以为所欲为。

【采访】巴中秦鼎实业有限公司原董事长兼总经理 郭森:置党纪国法不顾,一方面认为董事长这个位置多么多么重要,另一方面想的是如何如何的自己怎么过得舒适。

此时的郭森,病入膏肓。其台上口若悬河讲廉洁,台下明目张胆搞腐败,把公司视为独立王国,放纵欲望,罔顾法纪。

【采访】巴中秦鼎实业有限公司原董事长兼总经理 郭森:比如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党章、党纪国法、国有企业领导人员从业入岗规定,这些方面,你说看过吧,的确看过,就是瞟一眼,实际上没有入脑入心。

没有入脑入心的纪律规矩,哪有醒聩震聋的警钟长鸣。在近两年时间里,郭森利用职权大肆敛财,为他人在土地增减挂钩、易地扶贫搬迁、新农村聚居点建设等项目中给予关照,疯狂收受贿赂720余万元、港币10万元。先后9次通过虚构业务、虚增工程量、提高单价等方式,从秦鼎公司及其子公司套现346万元,其中162.98万元用于个人挥霍和家庭开支。

【采访】巴中市纪委监委第七纪检监察室副主任 蒲雪松:秦鼎公司经营的每一个项目,郭森都收受了合作方、包工头的好处,是典型的雁过拔毛;而且都是发生在十八之后,甚至十九大之后都还在贪,是典型的不收敛、不收手。

2017年下半年,接到有关郭森的违纪举报后,巴中市纪委和市国土资源局纪委随即展开初核。面对组织调查,郭森不是积极配合,反而不思悔改,公然大肆索取贿赂贪占公款,用来托关系、求运作、搞勾兑,妄图阻碍调查逃避惩处。

【采访】巴中秦鼎实业有限公司原董事长兼总经理 郭森:总想以金钱铺路的方式,去找一些方法化解它,所以这个时候就没有顾及什么党纪国法。

【采访】巴中市纪委监委工作人员 罗思敏:郭森找来相关涉案人员,大打感情牌,约定“共同渡过难关”“打死也不说”。同时积极转移赃款赃物,将大量赃款及涉案书证分成多份藏匿于农村老家的牛圈、灶炉等隐蔽之处。

在对抗组织审查调查上,郭森可谓“煞费苦心”。他将某装饰工程有限公司赠与的30%股份改由他人代持,并在市国土资源局纪委调查此事时,又导演了装饰公司出具50万借据的“事实”,妄图以虚假的债务关系,来掩盖收受干股的违法勾当。当有人声称自己关系深厚、能量巨大,可以摆平组织调查时,郭森赶紧拿出20万元让其去运作,结果自然是上当受骗。

【采访】巴中秦鼎实业有限公司原董事长兼总经理 郭森:我已经是病入膏肓,已经是头晕脑涨,没有办法,反正说有一种病重乱投医那种感觉,只要有哪方面说好我就去找哪方面的事情。

当预料自己党纪难容法网难逃时,郭森竟然图谋大捞一笔,意欲今后有足够的本钱“东山再起”。在被市纪委监委采取留置措施前一夜,他再次召集“亲信”商议后路,伪造三份费用处理申请单共计金额345万元,打算日后到公司报销套取,最终因案发未遂。

【采访】巴中秦鼎实业有限公司原董事长兼总经理 郭森:对自己的欲望膨胀,利益方面来了过后,是不顾一切就为自己想法设法弄钱,或者捞钱,也没有把党纪国法顾在心里。

2019年1月3日,巴中市中级人民法院以贪污罪、受贿罪、挪用公款罪,一审判处郭森有期徒刑十六年,并处罚金100万元。

【采访】巴中市监察委员会委员 李秀权:郭森一案影响恶劣,我们利用本案大力开展警示教育。庭审后,迅速制作警示教育片,在市纪委全会上进行播放,要求各级各部门利用该片深入开展警示教育,并组织开展讨论,撰写学习心得,真正做到查处一案、教育一片、警示一方。

主持人:

郭森犹如过山车一般的命运轨迹,带给我们太多的警示和思考。一方面,企业一把手权力相对集中,在监督制约不够严密和有效的情况下,很容易成为脱缰的野马;另一方面,其个人三观扭曲、德不配位,最终滑向罪恶的深渊。反腐无禁区,监督无死角,加强对国有企业领导人员的监督工作,始终是国有企业党风廉政建设的重中之重。

好,今天的节目就是这样,感谢收看,再见。

相关热词搜索:

下一篇:王雁飞:坚持用党的科学理论武装头脑